78izj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笔趣-第七百五六章看書-zuvui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炮灰修真指南
张依依预料得很准,两个月后,那团地狱火王果然寻着主人的气息自个找了回来,重归于万星盘给它们划分出来的全新栖息之地。
又过了一个多月后,一行四人走走停停离第一重天中心区也越来越近,收获也还算可以。
毕竟第一重层天灵气不算太好,能够长出极乐果那样的至宝已经算是逆天极限,几人当然也没那么贪心,还想着再从第一重天里挖掘出类似的宝物。
“那是什么?”
毛球看向远方突然冒起的一团黑雾,很快自己便有了答案:“好像有混元仙宗的弟子遇上了麻烦,咱们要不要去帮上一把?”
比起从前,毛球倒是更加乐意管闲事了,毕竟助人为快乐之本,多少人家也得对他们表示表示谢意。
若是张依依知道毛球的真实想法,估计会对身为凶兽王的毛球越长越歪而不知到底是要欣慰呢还是担忧。
“去救人。”
张依依当下便拍了板,一行人立马赶了过去帮忙。
她倒不在意人家给不给报酬,只是觉得他们到底是因着混元仙宗的关系进到的秘境,顺手的情况下能够帮一把混元仙宗的弟子也算不得什么。
几人到得及时,甚至都没有让张依依亲自出手,毛球与瑛这两个“热心肠”便配合默契的在一窝黑蛟嘴里救下了两名差点被吃掉的混元仙宗弟子。
“别太过份,把它们赶走就成。”
张依依见毛球救了人还欲再对付那几条黑蛟龙,明明人家黑蛟龙最是敏锐,见势不妙就想跑,偏偏被毛球与瑛合起伙来堵了后路。
毛球瞪了那条实力最强的黑蛟一眼,冷哼道:“我可没她那么好说话,想滚蛋可以,拿几样像样点的孝敬出来,不然爷今日可得亲自陪你们好好玩玩!”
明着打劫这种事,毛球早有与凤一两人一起历练时干得熟悉无比,而且他凶兽王的血脉天生压制这些妖兽,王威之下,黑蛟龙根本生不起反抗之心,更何况毛球的实力更是不必多提。
比起人族,妖兽倒是更加识趣得多,当下听话无比地奉上了四件孝敬之物,明显把没动手的张依依与苏虹也一并给算进到了毛球与瑛一起,一人一件,谁都没落下。
至于那两名差点成了他们食物的混元仙宗弟子,手下败将当然不配得到它们的孝敬,在这一点上,毛球显然与黑蛟龙的想法明显一致。
得了孝敬,毛球自然也没再难为几条黑蛟龙,手一挥由着它们很快跑得没了影踪。
“依依,这个给你。”
穿越之成为柯南
毛球直接把几份孝敬随手分了,四人小组人人有份,连苏虹那份也没小气落下。
不过,他先把其中一枚白色的圆球挑出来给了张依依,因为一眼看去这颗白色圆球是四件孝敬里头价值最高的:“这应该是神兽白虎的内丹,没想到混元秘境里头好东西还真是不少,这才是第一重天呢。”
身为凶兽王,他素来对神兽不太感冒,但反倒从没有过吞食这些内丹提升修为的想法,所以几乎是凭着本能直接把价值最高的这一份白虎内丹分给了自家契约对象。
神兽白虎的内丹可遇不可求,张依依没想到之前自己才从蜥蜴怪手里得到一枚凤凰内丹,几个月后便又多添了一枚白虎内丹。
一瞬间,她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玄妙之感,也正因数如此,张依依没有推辞,收下了这枚白虎内丹。
瑛更是没有意见,而苏虹白得一份东西,同样不存在挑剔的心思。
顺利分赃完毕,他们四人这才有重新将注意力落到那两名被救下的混元仙宗弟子身上。
趁着这个空档,那两名混元仙宗的弟子已经服下了疗伤丹药,得以喘息调整之后,情况有所好转,虽伤得不轻,但到底没了性命之危这样的大碍。
那两名混元仙宗的弟子一个是真仙中期,另一人也有真仙初期之境,照理说来不到于惨到险些命丧黑蛟这种级别的妖兽之口的地步。
可事实上,他们还真是鬼门关里走了一圈,这会儿功夫,连忙自报了家门,对毛球几人感激言谢。
此次进入混元秘境的外宗人氏总共只六人,所以混元仙宗对于这六人的基本情况多少有所了解,此时也很轻易的对上了几人的名号,颇是庆幸这四名外宗人氏靠谱得多。
“你们好歹都是真修之境,怎么会连那几条黑蛟龙都对付不了,还伤得如此之重,差点被生吞了?”
瑛有啥说啥,是当真想不明白混元仙宗这两名真仙弟子怎么会如此不济。
“说来惭愧,这一次我等也真是时运不济,险些阴沟里翻盘死得冤枉。”
那名真仙中期境的混元仙宗弟子率先解释起具体原由来,没一会儿功夫便将事情起因经过结果道了个明明白白。
说他们时运不济,这话还真是一点儿都不夸张。
这两人原本结伴现行走得好好的,半道上却不想碰上了再次单身的孙真,被孙真一通忽悠之后,两人行很快成了三人行。
起先三人行倒是还算不错,孙真这人好似很有财运,有了孙真的加入,他们的收获比之前的确提升了不少。
但好景不前,谁知道孙真这一天竟是莫名其妙突然自爆而亡。
一个真仙的自爆威力可想而知,更何况当时他们两人就在孙真边上不远处呆着,半点防备并点准备都无,这一下子可不就倒霉的被孙真连累得要多惨便有多惨。
若非关键之时,他身上长辈所赐的保命护符自动开启,为自己以及被他下意识护住的师弟挡去那致命的自爆一击,恐怕他们非得当场陪着孙真一并完蛋。
但即使如此,两人却还是受了不轻的伤,更倒霉的是直接被爆炸的冲击力甩到了那几条黑蛟龙的老窝里。
本就伤得极重,完全没有缓和的功夫又立马被激怒的黑蛟龙追杀,简直就是雪上加霜,可不就差一点儿被逼上了绝路,直接葬身于蛟肚。
也幸好他们到底命不该绝,生死关头碰上了张依依几人,这才得以脱身化险为夷。
听完混元仙宗弟子的解释,张依依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真是没想到事情竟会如此之巧。
这两人竟是受了孙真的连累,难怪堂堂真仙竟会惨到这个地步,果然运气这东西还真是玄忽得很,不得不引起重视呀。
“孙真死了?就死在今日?”
张依依并不意外于孙真的自爆,只不过却没想到距离仙奴印清除狱之火回来,再到孙真之死,这中间竟隔了差不多一个月之久。
当然,他们都清楚,孙真那可不是莫名其妙的自爆,而是孙真体内仙奴印被抹去这么大的异常终于被外面的某些人察觉,这才会直接被迫得了如此一个收场。
“对,就是今日,莫名其妙突然就自爆而亡。”
那名混元仙宗的弟子说道:“几位道友,孙真之死可真跟我们师兄弟没一点儿关系,我们也不知道他到底发生了什么,真的,我们与他无冤无仇,也绝非夺宝杀人,毕竟打进秘境前,宗门前辈就再三交代过,进入秘境非迫不得以莫要杀生。”
他们自然也怕张依依几人怀疑误会孙真之死有他们师兄弟的手笔,自是再次强调说明。
“没怀疑他的死跟你们有关,再说我们与他也不熟,就是随口问问而已,希望这样的自爆只是个别现象,是孙真自己个人的原因,不至于与秘境有关,不会影响到其他人。”
张依依见状,明确的表示了她对两名混元仙宗弟子的并无怀疑,好叫人家莫要多想。
总之,确定孙真的确已死,张依依几人也没再多提与孙真有关的事。
不论是秘境的原因影延迟了那位仙主对于孙真情况的感知,还是地狱火王清除仙奴印的同时多少留下了一些干扰,总之孙真早一月还是晚一月被自爆而亡都没多大的区别,也不必再脏了他们的手。
人都已经救了,张依依几人索性又在这里耽误了两天,等这两对师兄弟情况好转到足以自保后,这才与他们分开再次启程。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毕竟这对师兄弟受孙真连累成这般,而孙真之事又与他们存有因果,如今兜兜转转下,张依依几人救下这对师兄弟又替他们护法守了几天直到伤情好转足以自保,也算是还清了这段间接的因果。
三國 學長
数日之后,一行四人到达了第一重天中心区域,并且顺利找到了通往第二重天的通天之路。
所谓的通天之路其实就是由建木搭成的天梯,建木本为神树,能够伐神树之木搭成天梯,倒也着实是惊人的手笔,难怪可称之为通天之路。
天梯之下,已经有好些批混元仙宗的弟子聚集围观,天梯之上,也有着混元仙宗的人正在闯着这通天之路。
张依依几人的到来并未引起太多的关注,毕竟第一重天本就没有太大的危险,如无意外,一般情况下进入秘境者基本上都能顺利到达中心区域通天路下尝试走通天之路。
只不过,走通天之路的机会只有一次,若是成功便能够直接进入第二重天,若是失败的话,便只能一直呆在第一重天,直到此次秘境三年之期结束,还活着的话再被送出秘境。
所以到达通天路下的众人并没有急着登天梯,基本上会先行观察旁人闯通天之路,待觉得自己准备得差不多后,才正式攀登天梯,尽量不浪费这仅有的一次机会。
“依依,我怎么觉得这通天之路那么像下界云仙宗的试心路?”
毛球看了一会儿后,又与一旁的一些混元仙宗弟子交流了一些消息后跑了回来,悄悄挨着张依依把自己的想法道了出来。
除去这些天梯每一层都是由建木奢侈做成,剩下的其他就跟云仙宗的试心路差不多,都是一层又一层往上的台阶让人攀登,总让他有种回到了下界云仙宗的感觉。
“大道至艰,但同样大道亦至简,既然都是路,类似也正常。”
张依依看着那通天之道,目光之中也带上了几分回忆之色。
其实毛球说得很对,这条路的确很像当初她在下界云仙宗参加入门考时的那条试心路,甚至于连路径及台阶分布的情况都颇为雷同。
不过,试心路考验的是道心,而眼前这条通往第二重天的通天之路考验的又是什么,却暂不知晓。
“大道至艰,大道亦至简……”
苏虹重复了一遍张依依刚刚所说的话,似是若有所思。
而后,他也没有再多做停留,竟是头一个站了出来,准备先行攀登通天之道。
“我已经准备好了,先走一步,你们也别耽误太久,咱们在第二重天再见。”
苏虹向来就不是拖泥带水之人,更是个对自己格外自信十足的人,在他眼里,若是去往第二重天都做不到,那么还谈什么到达第三重天,甚至于还有张依依说过的,这里或者有着旁人皆不知道的更高一重天。
说完,他直接便飞身上了通天之道,只留给所有人一个坚定的背影。
“其实,我觉得苏虹好像也没有以前那么讨厌了。”
毛球见状,如同自言自语一般说道:“只不过他这人还是很臭屁,也不商量一下就抢先我一步,总是想要压我一头。哼,等进第三重天时,我肯定不会让他再抢先。”
“我怎么觉得你现在跟苏虹关系挺好的?”
张依依看了看毛球,而后又看了看一旁吃吃笑的瑛,问道:“难道在最我没跟你们顺利会合的那些日子,他们两个之间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特别关系特别之事?”
最后这话,她自然问的是瑛,莫名总觉得毛球有种关注苏虹超过关注瑛的的感觉,难不曾她当初的感觉的确错了,毛球并没有喜欢瑛,因为毛球其实喜欢的是同性?
“想什么呢,我跟苏虹能发生什么你不知道的?这话怎么听着那么怪?”
毛球很是不满地制止住张依依的胡说八道,总觉得依依这脑袋里头肯定没想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