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3ta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流去的時間-第兩百五十一章 執迷不悟看書-pfh5q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张进的上进之路
深夜,外面弯月如钩,屋里的灯火已是熄了,张进、方志远和朱元旦都已是躺在床上睡着了,此时张进和方志远倒是睡的极为平静,呼吸均匀绵长,可那朱元旦却是被噩梦魇住了,呼吸粗重,一张胖脸皱的紧巴巴的。
他的梦里,那卫家的九小姐正面对着一头凶恶的狼,一只斑斓猛虎,她不断后退,神情极为惊恐绝望,可他却只站在一旁,冷漠的束手旁观了。
眼见着那虎狼大吼着,就要扑向九小姐,九小姐顿时伸出手来向他绝望的喊道:“朱公子!救我!”
“朱公子!救我!”
梦做到这里,顿时朱元旦就是“啊”的一声惊醒了过来,瞬间坐起了身来。
这时,面对着黑夜,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做梦了,不由就是长出了一口气,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自语道:“原来是个梦,还好只是个梦!”
可虽然如此说,只是一个噩梦了,但梦里那九小姐绝望的神情,绝望的呼救声,却是如此清晰,让他忘不了了。
然后,再想想张进这师兄睡觉之前的一通分析,九小姐将来可能面临的艰难险恶,却是和梦里的情况相符合了,那卫家老大老二可不就是如狼似虎嘛,总有一天会像虎狼一样扑向九小姐的,到时候面对这样凶恶的虎狼,无人可帮忙的九小姐岂不就如梦里的那般神情绝望吗?而他自己呢,恐怕也正如那梦里一般,站在一边,束手旁观吧!
所以,那真的只是个噩梦吗?而不是现实中的预言,将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吗?如果将来真的如梦中这般,九小姐如此绝望呼救,他该怎么办?真的束手旁观,置之不理吗?
如此想着,朱元旦就心乱如麻,再也睡不着了,只要想想九小姐梦里绝望的样子,他就觉得心中不忍,恨不得冲到九小姐面前挡住虎狼了,可是想到张进这师兄劝阻的话,他不由又是神情黯然,紧皱着眉头,犹豫迟疑了。
他还有姨娘要照顾呢,再说就如师兄所言,他刚从朱家摆脱出来不到一年,就奋不顾身地跳进卫家这样一个危险的大火坑,值得吗?或许不值得吧,毕竟他自己喜欢那卫家九小姐,此时也不过是一厢情愿单相思而已,就这么一厢情愿的去给人家挡虎狼,岂不是傻的透顶?但他朱元旦从来都不是傻子的!
越想越是纠结,朱元旦眉头皱的越紧,他想不通透,也睡不着,不由伸手轻推了推身边熟睡的张进,轻声唤道:“师兄?师兄?”
他想和张进说说话,想再听听张进是如何看待卫家的事情,就比如,问问九小姐要想压制拿捏住那卫家老大老二,该怎么做呢?
不过,张进睡的很沉,任由他轻推轻唤,都不曾醒来,朱元旦不由苦笑一声,自语道:“算了!师兄这两天也累了,这深更半夜的,还是不打扰师兄了!”
其实,他就是把张进叫醒过来,那也没什么用,他高估张进了,这卫家九小姐要怎么做才能够压制拿捏住那卫家老大老二,张进哪里知道呢?他能有什么办法?卫家的内里的实际情况他又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就算知道了,恐怕也束手无策,毕竟就连卫老爷子都没办法的事情,想想也该知道里面的艰难了。
“唉!”
朱元旦忽的轻叹了一声,双手枕在脑后,睁着眼睛看着黑夜,心里想着事情,平时一直贪睡的他今夜却难得失眠了,怎么也睡不着了,就这样睁着眼睛到了天亮。
次日清早,张进和方志远他们一觉醒来,却发现朱元旦早早的就起了身,穿好了衣服,此时正一个人坐在小桌前,纠结的皱着一张胖脸,咬着手指头,一脸苦大仇深的,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呢。
站在青春的边缘
张进见状,不由觉得好笑,从床上起身,一边穿衣,一边笑道:“胖子,今天怎么起这么早?也真是难得难得,你这胖子也有早起的时候!”
可不想,那朱元旦并没回应他了,依旧坐在那儿一动不动的,皱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就好像根本没听见张进说话了,如此自然不能给予什么回应了。
顿时,张进和方志远都是讶异了,两人对视一眼,那张进就迈步走到了朱元旦身边,可朱元旦却还是没有什么反应,不由的张进伸手拍了他肩膀一下,问道:“哎!胖子!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入神?”
朱元旦被吓了一跳,转头看过来,就又是长舒一口气,语气埋怨道:“是师兄啊,你吓我一跳!”
张进好笑的摇了摇头,坐在他左边,又是问道:“你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还有,怎么今天这么早就起来了?这可不像你,有点反常!”
朱元旦纠结着一张胖脸,犹豫了一瞬,就开口询问道:“师兄,你说这九小姐要怎么做,才能够压制拿捏住那卫家的老大和老二呢?”
张进听问,眉头瞬间就是皱了起来,神情颇为严肃地看着朱元旦,郑重道:“怎么?胖子,你还没死心呢?合着我昨晚上说了那么多,你一句都没听进去了?这一大早上的起来,坐在这里就是想着这卫家的事情了?人家卫家的事情和你有什么相干,就是卫书和他爹都不敢掺合进去,都想着独善其身呢,你倒好,还想着主动跳进去,你傻不傻?让我说你什么好呢,胖子!”
朱元旦忙摆手否认道:“不是!师兄,我只是想着将来九小姐一个人面对如狼似虎的那卫家老大老二,太可怜了,于心不忍而已!”
“就是可怜也不关你的事情!和你也不相干!”张进没好气道,“再说,这卫家的事情,连那卫老爷子都搞不定,你觉得我能有什么办法?我连卫家内里的情况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呢,你问我,我问谁去?行了,胖子!别胡思乱想了,我劝你趁早放弃,别自找烦恼!”
说完,他已是起身,从竹书箱里取了一本书,就去外面开始早读了。
那朱元旦看着他离开的后背,不由嘀咕道:“师兄这话说的也未免太过无情冷漠了,就算不为了九小姐考虑,看在卫书这个朋友面上,这卫家的事情我们也该多关心关心了,不该无视当做不相干了,做为朋友,这不是应该的吗?”
他这话也真是有些自欺欺人了,他到底是因为九小姐才如此关心卫家的事情,还是因为卫书这个朋友,他自己心知肚明了,这样自欺欺人,实在也有些可笑了!
此时,他对人家卫家九小姐,还不过是一厢情愿的单相思而已,可谁的话都已经不怎么听的进去了,还真是有点执迷不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