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tcu8優秀言情小說 《逢春》-第279章 放生看書-s66gp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逢春
回到华璋苑,世子夫人方氏重重往床榻上一坐,铁青着脸吩咐丫鬟:“去把大公子请来!”
不多时陆玄到了。
“母亲叫儿子来有什么事?”
淡淡的药香味萦绕在鼻端,令少年下意识绷紧了身体。
这是他来华璋苑不知从何时起养成的习惯。
方氏定定看着儿子:“你祖父、祖母要给你说亲,你知道了吗?”
陆玄薄唇轻抿。
母亲这话一出,他便明白是对这门亲事不满意。
沉默了一瞬,少年平静道:“听祖父、祖母说了。”
“你怎么想?”方氏追问。
陆玄不动声色道:“婚姻大事,当然是长辈做主。”
方氏从陆玄面上看不出端倪,问道:“你可知道给你说的是哪家姑娘?”
“知道了。”
方氏纤细手指抓着床沿,冷冷道:“那你应该知道去年春日时的流言吧?”
陆玄挑眉:“母亲这是何意?”
“一个与你弟弟传过流言的女子,你能接受她成为你的妻子?”
陆玄压下怒火,淡淡道:“后来京城上下都知道弟弟的失踪与冯大姑娘没关系,那些传闻不早就散了么?”
说到这,少年与方氏对视:“还是说,母亲情愿相信二弟是因为私奔才失踪的?”
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理由。
方氏被问得一滞,恼道:“就算你不在意这些,女方退过亲也不在意吗?”
陆玄眸光深深,藏着怒火,语气却很平静:“既然祖父、祖母不在意,女方必有出众之处。儿子年轻,阅历经验远不如长辈,自然选择相信祖父、祖母的眼光。”
“你——”方氏咬牙,挤出一句话,“你倒听话!”
为何在她面前却是一副滑不溜手的样子?
看似恭顺,实则总像一拳打在棉花上,让她窝火。
真正的母子和乐她从墨儿那里体会过,绝不是这个样子。
可是她的墨儿再也回不来了!
剩女回忆录:情陷异国恋 黛妤
这个念头令方氏痛苦又绝望,望着眼前与次子一模一样的那张脸,戾气犹如张牙舞爪的野兽冲破心中牢笼,扑向少年。
“你以为你祖父、祖母选的就一定是好的?”
语气中的尖刻令陆玄微微敛眉,淡淡道:“祖父、祖母当然会为了我好。”
“滚出去!”方氏指着陆玄,“你给我滚出去!”
陆玄垂眸拱手:“那儿子告退了。”
走出房门,就听到杯盏落地的声音。
養 弟
那些声响令他脚步微顿,随后加快了步伐。
天高且蓝,白云悠悠。
秋日的清爽并没有扫去少年心头郁气,他回到住处,抽出挂在墙上的长刀,在院中练起来。
刀光闪烁,卷起落叶。
来喜暗暗叹气。
公子每次从华璋苑回来都不开心。
事有凑巧,冯橙回府后也被牛老夫人喊了过去。
我的虚拟游戏
“祖母叫孙女来有什么事?”
“明日不去长公主府吧?”
冯橙点头。
“那陪祖母去天元寺上香吧。”
冯橙愣了愣。
牛老夫人一见她的反应,拧眉:“怎么?”
冯橙回神,试探问道:“祖母怎么突然想去上香?”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牛老夫人淡淡道:“有些日子没去添香油钱了。怎么,陪一陪祖母不愿意?”
冯橙自然不能说是,想想天元寺就在城中,去一次倒不麻烦,遂点了头:“孙女知道了。三妹去吗?”
牛老夫人皱眉:“去上香又不是去游玩,人多了闹腾。”
王妃重生:腹黑狂神医 唐蔚
这就是不带冯桃的意思了。
盛世娇宠:侯爷夫人不能惹 风七七
冯橙微微牵了牵唇角。
祖母还是一如既往,分得清楚。
“回去吧,明日早点过来。”
转日一早,马车就等在了垂花门处。
见只有一辆马车,冯橙微讶。
“随祖母坐一辆马车吧,正好陪我说说话。”
僵尸的爱情 李松津
等上了马车,牛老夫人打量冯橙几眼,问道:“最近不去长公主府的时候,都在院子里做些什么?”
“没事的时候大多晒着太阳给来福顺毛。”
牛老夫人一窒:“晒太阳?”
冯橙抚了抚面颊,笑盈盈道:“祖母没发现孙女脸色好看许多么?”
牛老夫人本来没留意,被冯橙这么一说,就见那张鹅蛋脸莹白如玉,透着好看的淡粉色。
难怪她刚刚打量大孙女,觉得颇顺眼。
牛老夫人不由想起好长一段时间里冯橙苍白近乎透明的脸色,暗道小姑娘还是这样体面好看。
“晒太阳还有这等功效?”
冯橙点头:“孙女觉得有啊,不然怎么气色变好了。”
牛老夫人下意识抬手,摸了摸有了皱纹的老脸。
说话间,天元寺到了。
论香火灵验,京中人公认是万福寺,奈何万福寺在郊外,一来一回不如坐落在城中的天元寺便利,因而天元寺的香客也不少。
冯橙扶着牛老夫人下了马车,早有守在那里的知客僧迎上来,领着祖孙二人并牛老夫人的心腹胡嬷嬷往大殿走去。
至于带来的其他丫鬟婆子车夫等仆从另有地方安置。
添了香油钱上了香,牛老夫人指着胡嬷嬷手中提篮对冯橙道:“随祖母去放生池,把这龟放了吧。”
冯橙面上不动声色,心中起了疑惑。
以她与祖母一年多来的僵硬关系,又是带她上香又是带她放生乌龟,也太奇怪了。
看来有事情等着她。
有了这个准备,冯橙看看牛老夫人。
抛开祖母这个身份的天然压制,只是个体力早就开始衰退的老人罢了。
侠道少女
嗯,若是用强不足为虑。
冯橙又看向跟在牛老夫人身后的胡嬷嬷。
胡嬷嬷倒是壮实些,也不过是一脚踢飞的事儿,就更不足为虑了。
冯橙收回视线,笑得乖巧:“好呀。”
胡嬷嬷头皮发麻,下意识后退半步。
不知为何,她见了大姑娘就有些怕,许是大姑娘养了个凶猫的缘故吧。
寺中花木茂盛,穿山绕树,曲径通幽,就到了放生池处。
池水清澈,鱼儿嬉戏,乌龟悠闲,偶尔有落叶掉入水中激起涟漪,引来鱼儿追逐。
牛老夫人示意胡嬷嬷把带来的龟交给冯橙。
“橙儿,你来放生吧。”
胡嬷嬷默默打开篮子。
冯橙与篮中得见光亮的龟对视一瞬,伸手提起了它的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