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dz6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明末黑太子-第886章:禮部撰稿-s1m9t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明末黑太子
“我等冤枉啊……”
等被押送到东大影壁以北的小校场,唐世济还不忘为自己申冤。
这里便是此番的刑场,都察院、大理寺、刑部的主官均在桌案后恭候多时了。
命犯最终量刑可是磔示,要给刽子手足够的时间,故而才要早些提人。
根据时间来算的话,一天下来,千刀足矣,无须三千刀以上,那样太过麻烦。
由于天气寒冷,命犯恐怕也坚持不到那个时候。
按照五个时辰计算,半个时辰一百刀,对刽子手的难度也不算太大。
“……”
砍头用大刀,凌迟用小刀,大刀过来,一闭眼就过去了,小刀则不然,故而小刀比大刀要可怕得多。
李乔吓得汗如雨下,他可是不想去死,更不想被磔示,这得多疼啊?自己这身板决计扛不住啊!
“来人啊!我愿认罪!”
“我亦愿认罪!”
唐世济与祁逢吉一前一后,相继呼喊起来,再不叫唤一番的话,刽子手就要上来片自己的肉了。
“经三法司会审,李沾、李乔、唐世济、祁逢吉等四人,勾结商贾,贪赃枉法,对抗朝廷,忤逆圣意,滋事甚大,影响恶劣,核实无误,现处以磔示之刑,即刻行刑!”
刑部尚书傅冠言简意赅地当众宣布完行刑命令之后,便可让刽子手上阵了。
一次片四个,至少需要四名刽子手,但南都并不缺这个行当的手艺人。
对刽子手们来说,由于时间仅有一天,考验的是彼此之间的刀工……
手艺上乘的刽子手,等片得差不多了,行刑对象仍然是活的。
百十来刀就将犯人给片死了,显然是不合格的刽子手。
下刀也是有讲究的,先从四肢开始,尤其是大腿为先。
只要不触及躯干部位,犯人多半是不会立刻毙命的。
“众人看到否?暴明昏君与奸佞联手残害我等忠良!尔等若有良知,可敢解救我等?”
李沾见到同伴呼喊丝毫不起作用,便打算扇动周遭围观的百姓,让百姓为自己出头,最好能冲散官兵,解救自己。
“李沾!你收我百两银子,却不愿为我办事,你这狗贼该当被磔示,死不足惜!”
百姓里忽然有人喊话,内容不是别的,刚好是揭了李沾的老底。
“……”
原来如此,怪不得呢!
这番话让原本对李沾略表同情之人都恍然大悟,这厮倒是该杀。
人群之中有不少士子,也想要求释放李沾等人,但没等他们发话,便听到了有人控诉李沾。
由于朝廷对士子不再宽容,加之刑场部署了大量的官兵与厂卫,士子们觉得眼下还是静观其变为妙。
为了搭救眼前四人,折进去数十,甚至上百名士子实在是划不来,更何况很多人跟李沾等人并无交情,无意拼死一搏。
“你是何人?安敢污蔑与我!我为官以来,两袖清风,焉能收你好处!”
见到陈泰来等人全然没有听自己辩解的样子,李沾便打算以清官的身份死抗到底了。
“李沾!你这狗贼居然死到临头还敢抵赖,看来不被削下几斤肉来是不会承认了。爷我还要吃你的肉,以解心头之恨呢!差爷快些动手吧!”
那人也不甘示弱,今番就是要看着李沾去死。百十两银子对商贾来说倒是不多,但换作寻常百姓,那可是十年的花销了。
“本差有言在先,此番磔示,所削之物,不会售卖,百姓可竞相品尝。本差亦可提供细盐,以便尔等蘸而食之!”
监斩官早已知晓了上面的意思,故而才有了如此布置,只有上面觉得解恨,自己这差事才算是做得圆满。
“……啊?尔等昏君走狗不得好死!”
李沾听了这番话,便更加害怕了,但嘴上依旧死硬。
“呵呵!你这厮倒是硬气,那便看看稍后还是否依然如故,行刑!”
膀大腰圆的刽子手们早就迫不及待了,这天寒地冻的站着,校场还较为空旷,刮的都是冷风,若是事先不喝碗酒暖身的话,兴许一天下来便会大病一场。
“啊……放开我!你这狗贼!”
李沾见到刽子手一边抓住自己的大腿,一边抄起下刀,要向自己的腿上动刀,立刻大声叫骂起来。
骂是没有用的,李沾的四肢已经被固定在木桩上了,捆成了架子猪一般,非天生神力之人是不可能挣脱出来的,否则刽子手也不用干了。
“哎?仁兄为何走啊?”
“在下见不得血!”
有士子见到大局已定,便选择直接开溜了,近距离观看如此“忠良”被磔示,恐怕连昨晚吃的饭都会吐出来。
想闹法场的人不少都抱有类似的心理,自己可以随意闹腾,甚至辱骂朝廷要员,但让自己看这等血腥的场面,那就扛不住了。
直接走掉的士子便有上百人之多,死这四个人,总好过他们都被官兵擒获,钱谦益、吴应箕等人尚未获释,可是不能再遭败绩了。
“阮大铖、彭宾、陈名夏三人先侯着,有人找尔等!其余人等皆可回家,若有再犯,后果自负!”
待李沾等死囚被提走之后,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以上的工夫,牢头才让狱卒打开牢门,告知阮大铖等人可以获释了。
“我等身为忠良,为何不释放我等?”
杨维斗见到对面的贰臣都被放了,而自己这间牢房却毫无动静,便询问起来。
“放!打开!冒襄一人可走,给其余人等戴上枷锁!”
“这是何故!”
“尔等被发配马鞍山挖矿!为期三年!连同家眷!哈哈哈哈……”
上面真是太英明了,像这等伪忠之人,就应该送去挖矿才是,省得每天吃饱喝足,没事找事。
“啊?朝廷安敢如此对待我等!必然是你刻意诓骗我等!”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吴应箕听了这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击中一般,让他全然不敢相信,更不愿意接受。
“骗你?自己看吧!”
牢头从怀里拿出一张叠好纸,打开之后便是关于处理这些“忠良”的结果,由都察院草拟,大理寺核实,刑部签字。
“昏君!昏君啊!我等皆为忠良,朝廷却如此残害忠良,若让奸佞诡计得逞,大明焉有中兴之日?”
仍旧以忠良自居的杨维斗可是将自己看得无比重要而又正义,没有自己这些忠良,大明便不会好转了。
“杨兄,后会无期啊!看来你那妻妾,在下可是照顾不到了。此番随你过去,你便可安心挖矿了!”
听到如此利好消息,彭宾真是感到心花怒放,还不忘插嘴揶揄对方。
“那冒襄为何可以幸免?”
没等杨维斗发话,吴应箕便赶紧询问起来,毕竟同室不同命,让众人心里很是不平衡。
“哼哼!这还用问?”
牢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吴应箕,也不知道这厮是真傻还是装傻。
“冒襄!莫非是你出卖我等?”
自己即将落难,家眷还被殃及,杨维斗现在谁都会怀疑。
“我……在下只是认罪而已,并未出卖诸位啊!”
冒襄也是迫于无奈才认罪的,连侯方域都认罪了,自己为何不能认罪啊?
庶女心计 蓝沫白
“你这分明是在狡辩,谁知你对那些狗官说了甚子?”
杨维斗越来越怀疑冒襄已经成了叛徒,还用听来的消息换取自己获释。
“冒襄!看到否?杨兄分明已经沦为一条疯狗,见谁咬谁,不分彼此!”
彭宾倒是做了回好人,好心提醒冒襄,这也是他第二次帮冒襄,上次可是他先告诉冒襄是忠良的事情。
“你放屁!狗贼彭宾!待我出去,定要让你不得好死!”
“出去?杨兄,你是打算越狱,还是打算从矿区脱逃啊?在下可是忠于朝廷的,法不容情,定会举报与你!”
让你厚颜无耻自诩忠良,旁人不收拾,我就收拾你一人。
“你……”
“若是在下哪天得见了嫂夫人,定要让嫂夫人送杨兄一个白胖小子!哈哈哈哈!”
“狗贼彭宾……啊……”
回春坊 冬雪晚晴
杨维斗听了对方又要拿自己的家眷说是,便心火上窜,可没等骂完,便突出一口鲜血,瘫倒在地。
“吐血乃是忠良,在下领教了,杨兄珍重,在下告辞!”
彭宾见到对方这副德行,也就没打算得理不饶人。
“三位可是阮大铖、陈名夏、彭宾?”
“正是!敢问您是……”
“在下礼部大使罗易达!”
大使!
全能升级在都市
一个听上去很高大上的名字!
若问品级……
抱歉!
未入流!
也就是没品!
但是礼部官员找己方三人所为何事呢?
“三位跟在下过去便知!”
刑部人多嘴杂,并非议事之地,罗易达便带着三位刚出来的贰臣来到礼部。
“诸位,别来无恙啊?”
礼部尚书兼右佥都御史倪元璐在自己的衙门里已经恭候多时了,既然皇帝有意启用这三人,自己也只好顺水推舟了。
青春囧事 卧红楼
更何况撰文抨击江南士林,非自己所长,而这三人刚好出自本地,对江南士林情况了如指掌,用来当作笔锋,最为合适。
“大宗伯折煞我等罪人了!”
阮大铖先行致歉,来到人家的地盘,必须放低姿态,更何况自己还是戴罪之身,必须事事都得小心谨慎才是。
“哪里!请坐,来人,上茶!”
今日无需上朝,李沾等贰臣被磔示,倪元璐也无须去观看,眼下礼部上下都在忙活筹备《大明日报》一事,这才是重中之重,当务之急。
“本官不欲与诸位故弄玄虚,今陛下有意遣礼部刊发《大明日报》,而眼下礼部正缺撰文之人,本想吸收诸位加入,可鉴于诸位身份特殊,暂时无法列为正式编辑,不过亦可称为‘撰稿之人’。即诸位撰文,由礼部负责审核,一旦文章被采纳,按照字数结算,每千字一两银子。诸位虽不是礼部正差,却可享受正式编辑之待遇,即报馆若是发放粮、油、肉、盐等货品,诸位皆可得到。文章可在家中撰写,亦可在报馆撰写,按时交文即可,其余时间可自行掌握。诸位若是愿意,此事便可成矣。”
之所以这么做,也是为礼部的名声考虑,毕竟这些人的名声不好,会让同僚们对其嗤之以鼻,倪元璐暂时也只能如此安排这三位。
“我等承蒙陛下宽宥,敬谢大宗伯不计前嫌,待遇如此优厚,我等自然欣然愿往!”
亿万老公晚上见
阮大铖在与彭宾和陈名夏对视过后,便明白了另外两人的心意,由他代劳,答应下来便是了。
上差时间自由,虽然不是正式编制,可待遇也不差,写文章还能赚银子,一个月写十篇文章,起码不会饿死了。
“此为陛下念及诸位家产被抄没,手头拮据,代为周转之用,无须偿还!”
倪元璐遣人拿来六百两银子,每人二百两,算是给这三家人的生活费了。
“我等此前所为委实愧对陛下,今后定当洗心革面,为陛下,为朝廷,为大宗伯尽心做事,不敢有误!”
阮大铖等三人急忙起身,对倪元璐鞠躬施礼,能拿到这笔钱,就算是意外之喜了,起码近期家人可衣食无忧了。
“好!三位请坐,想必三位业已知晓商贾联合抗税,甚至公然罢市一事。陛下对此深感忧虑,有意让《南都日报》与《大明日报》撰文告知商贾与百姓足额纳税之必要。诸位可参考此前送抵南都的《京师日报》类似文章,每人撰写一篇文章,字数在千字即可。”
这算是对这三位的考试了,不过想来也没甚子难度,这三位不说是大才,肚子里也算有点墨水,加之有《京师日报》的文章作为参考,不会无从下笔。
“敬请大宗伯放心,我等定当竭力行文,抨击奸商之卑鄙行径,让被其蒙蔽之百姓了然纳税义务!”
一下子收了这么多钱,再不弄出点回报,那就说不过去了,而且必须要让倪元璐明白己方三人的笔力才是。
“这便好!”
皇帝有意让礼部今后自负盈亏,如何赚钱,那就要看这《大明日报》了,要不然倪元璐也不会直接将这刚出狱的三人唤来。
据说乐安公主夫妇每日可从《京师日报》赚得不下五十两银子,一年便是万两之巨,当时可是羡煞了旁人。
南都位于江南,本身人口百万,周边有诸多城市环绕,又无东虏频繁威胁,若是发行得当,礼部年入数万两也不是不可能。
即便有通政司这个竞争对手,倪元璐也不认为礼部的报纸会难以卖出去,起码长江沿线城市的百姓都应该能买到才是。
等商议完毕,罗易达便带着三人来到吏部,在这里办理相关证件,没有证件便不能随意进入朝廷的衙门。
三人也是头一次拍照,据说此法有摄魂效果,让三人不寒而栗,直至见到罗易达证件上的照片,看了许久,这才缓过神来。
现在但凡在朝廷当差的官员,均已有了辅以照片的证件,这便方便门卫核实其身份了,旁人亦无法冒名顶替,进行不法所为。
在此之前,倪元璐遣人为这三位开据了路条,凭借这个便可进入礼部,等领到了证件,就方便多了。
完事之后,三人便结伴而行,沿着崇礼街往西走,打算先聚餐吃顿好的补补,然后商讨一下往后的事情。
不过让阮大铖等人感到诧异的是,街上的商铺,包括酒楼均已关闭,只能看见往来巡逻的官兵……